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历史讲坛
经学为什么要从汉代开始,而不是先秦

 

《说文》:“经 ,织 也 。”经字本义是丝织物的纵线,跟纬线相对,这是没有疑问的。

 

 

 

但是从先秦开始,经字延伸出了很多社会性的含义.比如《尔雅》里说:基,经也。基,墙下土也。又诂为始做事,谋始必经纶也。这样经就有了初始的含义。

 


又说:典,经也。这里的经已经有前代留下的典籍文献的意思了。

 

 

 

即《尚书 多士》所谓的“惟殷先人,有册有典”。“经”因此又有常言、常法、常理之义。

 

 

 

《左传昭公十五年》记载叔向日:礼,王之大经也。服虔注释的时候就说:经,常也,常所当行也。

 

 

 

因此,先秦的经就是指那些初始的包含常理,即论述天地万物的、经久不变的先代文献,也就是古人说的“圣哲彝训”
 

 

因此在先秦文献中,经多指孔子修订编制的六艺之书:《诗》、《书》、《礼》、《乐》、《易》、《春秋》。

 


这些书,其实在孔子之前就已经传承多年。人们称这些文献为“经书”,并有“六经”之说。

如《庄子·天运》 载,孔子谓老聃日:“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 ,孰知其故矣。”

 

 

 

但先秦时期却没有出现“经学”一词,经学的概念的出现在汉代。如《汉书.儒林传》:于是诸儒始得修其经学,讲习大射乡饮之礼。

 

 

 

《汉书.宣帝纪》:丞相、御史其与列侯、中二千石博问经学之士,有以应变,辅朕之不逮,毋有所讳。”

 

 

 

当然这里的经学,是指称以儒家经典为诵习和传承对象的学问,或解经之学。并不是咱们现在理解的学术概念,也没有后来的神圣性。

 

 

 

站在近代科学的立场上看,学术的本质应该是批判性思维,强调对传统认识的批判与质疑。
 

 

但是古代的经学不是这样的,他是官方的意思形态,是权威的,神圣的,是不可批判的。

 

 

 

 

 

经学不是一般的学问,但是在先秦经学还没有获得权威的,神圣的,是不可批判的属性。

 

 

 

六经的权威性,神圣性,不可批判性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逐步形成的,并且经历了近百年的时间才得以完成。

这就是今天我为啥说经学要从汉代开始,而不是先秦的原因。

 

 

 

首先,在先秦时代,六经是诸子百家的通学,而不是儒家独自的垄断的。
 

 

《庄子 天下》里说:其在于《诗》、《书》、《礼》、《乐》者,邹鲁之士、缙绅 先生多能明之。《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 》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

 

 

 

这段话明确指出了《诗》《书》《礼》《乐》《易》《春秋》是六经,并对六经的精神内涵做出了深刻的见解。

 

 

 

这样精辟的总结,如果没有对六经深入的研究,是做不到的。

 

 

 

此外,《庄子》里还有不少征引。举个例子,比如《齐物论》里说:春秋经世先王之志,圣人议而不辩。

 

 

 

庄子学派对儒家没少批评,还编了盗跖等段子讽刺孔子,但是对六经还是做了正面的引用,将其看成先王之志。

 

 

 

法家学者对六经征引也不少,如《管子.法禁》篇称:“纣有臣亿万亦有亿万之心,武王有臣三千而一心”,与《尚书 泰誓》相同。

 

 

 

此外《管子》的不少内容与《左传》相同。

 

 

 

《韩非子.有度》:先王之法曰:“臣毋或作威,毋或作利,从王之指;毋或作恶,从王之路。”古者世治之民,奉公法,废私术,专意一行,具以待任。
 

 

这里的先王之法其实出自《尚书.洪范》: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尊王之路。这段是箕子向武王讲的治国大法的第五条,建用皇极。

 

 

 

法家在具体主张上与儒家比较对立,然而儒家推崇的六经,法家没用任何排斥,而是征引运用,用作自己学说的依据,这就是引经据典。
 

 

至于墨家就别说了。《墨子》中,光《尚书》就引用了40多节,远胜于儒家的《论语》、《孟子》和《荀子》。而且墨家引用的尚书,不少不见于今传的尚书。

 

 

 

关于这点,章太炎先生有过论断,说墨家所依据的《尚书》,不是孔子整理的,而是更加质朴的典籍,或者说墨家有他们自己的六经选本。

 

 

 

由此可见,六经在先秦是公共知识。或者说是有普世价值的典籍文献,是百家争鸣的基础,是诸子思想的源头,而不是哪一家所独有的。

 

 

 

其次,先秦时代的六经虽然是圣哲彝训,具有权威性和普适性。但是这种属性只表现在思想文化领域,而不是与政治权威结合,因此也没有不可置疑的神圣性。

 

 

 

谚曰:"厉怜王。"此不恭之言也。虽然,古无虚谚,不可不察也。此谓劫杀死亡之主言也。人主无法术以御其臣,虽长年而美材,大臣犹将得势,擅事主断 ,而各为其私急。而恐父兄毫杰之士,借人主之力,以禁诛于己也,故杀贤长而 立幼弱,废正的而立不义。

 

 

 

故《春秋》记之曰:"楚王子围将聘于郑,未出境,闻王病而反。因入问病,以其冠缨绞王而杀之,遂自立也。齐崔杼,其妻美,而庄公通之,数如崔氏之室。及公往,崔子之徒贾举率崔子之徒而攻公。

 

 

 

公入室,请与之分国,崔子不许;公请自刃于庙,崔子又不听;公乃走,逾于北墙。贾举 射公,中其股,公坠,崔子之徒以戈斫公而死之,而立其弟景公。"

 

 

 

这段是韩非子的《奸劫弑臣》,主要说明人主无法术以御其臣所带来的严重后果。韩非子引用春秋里面的史实,这是把春秋当成史料的表现。

 

 

 

其实不仅是法家,就是自觉传承六经的儒家内部,人们也可以质疑六经。比如,《尚书 武成》里说: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途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

 

 

 

对于这段描述,孟子就提出质疑。他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

 

 

 

当然孟子怀疑的不怎么靠谱,但是这种态度,没有任何盲从和迷信。正是不囿于古典文献或圣人权威的思想束缚,才可能在孔子之后,儒家出现了孟子、荀子这些伟大的思想家。

 


最后,先秦时代的“经”名,非“六经”之专称。在先秦凡是阐述常法、常理的书都可以称经。

 

 

 

比如,李悝著《法经》,地理志书有《山海经》,《墨子》中,有《经说》篇,《韩非子》中,有《八经》篇。
 

 

在《庄子.天运》里老子说“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而先王之陈迹,不是仅是孔子整理的六经,先王陈迹是非常丰富的。比如《逸周书》,一些书籍里的逸诗。
 

 

但这种情况到了汉武帝时代发生了变化。随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六经开始从经书到经学演变。

 

 

 

一是由民间学术演化为国家意识形态,即与皇权政治结合。

 

 

 

二是由诸子百家都能征引的普世之学,变成儒家独断之学。

 

 

 

三是由初始典籍变为皇权钦定之权威典籍,经义解释、治学方法的固定化及其严格的非批判性。

 

 

 

当完成这方面时,经学的神圣地位就已经确立,而与先秦截然不同。这就是经学为啥要从汉代开始,而不是先秦的原因。

 

 

 

当然,讲经学,先秦是必须要提到的背景,没有先秦的儒家,经学就无从谈起。

 

 

 

 

 

来源: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整理: 一剪闲愁

 

时间:2016.12.24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