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时尚茶座
《大学》三纲的理解

某日半夜2点钟,突然接到远在长沙的儿子发的QQ,问大学之道的三纲领如何解释。便通过手机给他解释,手写输入很慢,待解释完后,东方已曙,于是整理成《读大学论》如下: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明,是动词,好比擦亮的意思;明德,是人的本有之德,所谓的心镜光明。人心如镜,本来具足光明,这便是明德。但心镜被利欲之尘蒙蔽,去此尘蔽,复此光明,便是明明德。明德是知之元,明德明然后可以智慧亨,这就是明明德之用。明德,是心的本体,本来具足光明;明明德只是复此光明。

    亲民,可以用中共的群众路线来解读,亲民有亲民和新民两种含义。亲民言之,可以解读为群众路线;新民言之,可以解读为为人民服务。群众路线是方法,为人民服务是目的。另外,《周易》的振民思想,可以解读为组织群众、发动群众,这样就基本实现了毛泽东思想中的群众路线与儒家思想的理论接轨。————或者,毛泽东思想中的群众路线和为人民服务,本身就源自儒家的亲民、新民、振民思想。或许这只是接秘还原了历史真相罢了。“助民人”,实际是古人对亲民、新民思想的另一种更直白的解读,这三个字往往与“补气数”三个字连接在一起,构建了儒家学派最崇高的人生观、价值观。

    知止,有内明知止与外用的知止之分。外用的知止,就是身份确认下的目标明确。比如,身份确认为医生,目标就是以最好的医术治病救人;身份确认为设计师,目标就是以最好的技术,设计出最好的产品。这就是明白身份,做该做的事情。本是医生,却整日操泥水匠的心;本是设计师,却天天谈如何种好玉米,这是身份确认出了问题。所以,知止的前提是身份确认,在身份确认的条件下,知所当止。
 
    定,内不乱为定;静,是既定之后的心态,是能虑之本源。虑,是心体在静与安的状态下的发用;得,是虑的功效,是获得达此目的、也就是止于当止的方法与计划。知止,是明白目标;定、静、安、虑、得,是获取达此目标所需方法与计划的过程。这就是外用的知止。
 
    内明的知止,是去其所知,也就是通过空掉心中的所思所虑所得的知识与经验,使此心达到空杯状态,然后进入此心清澈、一丝不乱的定的境界,去实践由定达静、安、虑、得的整个过程。其实,知、止、定、静、安,在佛学统之以一个“定”字;虑、得,统之以一个“慧”字,定能生慧,如灯能产生光明;慧能生定,如以光明之火,点燃此灯。
明白知、止、定、静、安、虑、得的过程,是心中已具此慧;由此而实践由知、止、定、静、安,便是以慧生定;以定、静、安而达虑得,便是以定生慧。

   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通过静坐数息,也就是数呼吸的次数,从1数到100,再归0,基本可以实现知止。此便是技术性的禅;由数息知止自然而达定、静、安,便是入定;因定、静、安而达虑、得,便是因定生慧。

     伏麟子曰:格物有两种格物,一种是内明的格物,所谓的去物蔽至良知,有点明明德的意思;一种是外用的格物,包括专注格物,就是空掉杂念,格定一物,穷究其理;还有一种是实践格物,如披阅百图以知山,不如樵夫之一足;看十遍别人的试验,不如自己亲手做一遍,此之谓真格物。

    内明的格物,所致者良知,也就是能知之知;外用的格物,所致者物理,也就是所知之知。一个是心学之知,一个是实学之知。实学之知,在我们这个物理世界,实重于心学之知。致良知之说,容易导致空谈性理,而失世用之效。

   正心诚意,在周易是元、亨、利、贞的贞字,一是要正,二是要固。正心,偏重点在一个正字,不悖于理,谓之正;致知的知,便是所穷之理。所以知致,也就是理明,而后达于心正。诚意,就是固执此正的意思。张载说过,择善为本,固执乃立。格物致知,而达正心,便是这个择善为本;固执此正,而达诚意,才能有所创立,便是固执乃立。

    大学八目,格物致知是下手处,而诚意是铁门关。所以,儒者有格物工夫,有诚意工夫。人与人之间在成就方面产生极大差距,一般问题不是出在格物工夫上,而是出在诚意工夫上。比如学画画,同样的老师,传授同样的技术,能诚意去多做练习的,必然成绩更优秀。诚意工夫有专字诀,挖井十口,皆不及泉,不如老守一井,力求及泉。有重复诀,书读百遍,其义自明;文抄七遍,其笔自熟。有常字诀,每天有功课,进学有常,则进境如蔓地里的冬瓜,不见其长,日久自大。曾国藩每天写日记、功课有定,是常字诀;读书不贰,只读专集,是专字诀;陈安之要求每天抄核心目标三十遍,张敷见好文章必手抄七遍、读七遍,是重复诀。古来英雄豪杰,皆从诚意工夫做出。毛主席主张的调查研究,巴菲特、林园坚持的市场调查,实际亦是由格物以几诚意,表面上看是格物工夫,本质上是诚意工夫,这一点必须明白。

    “一是皆以修身为本”,这句话培养了许多君子,也耽误了许多豪杰。修身为体,是以修身为基础,所以服务于伟大的参赞事业,而不是修身为归宿。迂儒只谈修身为本,而忽世用为未,视参赞事业为可有无,整日空谈义理而轻实践,流弊所及,往往导致书生无用。

    人参的价值在于治病,有人参而束之高阁,而不用于病人,此人参与草木土石同;圣贤之价值在于补气数、助民人、赞天地之化育为天地参,有学识而不屑于参赞事业,此圣贤与愚夫愚妇同·。所以,论先后,修身为本;论轻重,参赞事业为重。二者缺一不可。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