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鲁愚老
多元与独尊

主题: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共识以成其秩序,这种共识就是独尊。但独尊不一定独存,和包容并不一定矛盾。  

一:问题的原因 

现在有很多词很流行,多元、民主、自由等等。这基本上可以说是普世价值了,很多学者都是无条件接受,这很成问题。民主、自由这里不谈了,先谈谈“多元”。 

一谈独尊,学者们便十足反感。看到几个著名学者也在反独尊,很有讨论的必要。先谈谈这种观念产生的原因。 

主要原因就是美国的榜样力量。事实和结果最雄辩,中国人重经验事实,好以类比断事,好在历史源远流长,二十五史俱在,戏曲小说丰富,可类比者太多。但学者不同,还应理性分析以求真象。 

美国有三个现象:其一,多元文化共存。这是直观的印象,很有说服力。但共存不是无尊。其二,美国的主导文化,即其独尊的文化是近代人文,而近代人文发展到现在还不成系统,虽然政治上讲勉强够用了,但本质还主要是碎片式的理论,政治学还好一点,文化就不成体系而只能与神教妥协共存了。这种二分和妥协虽然能用,政治上效果也还可以。但这种二分从学理上讲是很成问题的,这正是西方文化的困境。其三,西方近代人文学说蜂起,诸说杂陈,看似分崩离析,没有主干,其实其主要精神是相同的:张人而抑神、倡科学而反迷信。它们是同质的。 

正是这种人文与神教的妥协和纷乱不系统造成了人文与神教等诸文化平等的假相,这正是让人们产生误解的原因。 


二:独尊是秩序的必然 

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的共识以成其秩序,这种共识就是独尊。如果这个群体有多种文化认同不分上下,这个群体想不乱是很难的,看看世界史就很明了了。古代各种宗教冲突例子就不用多说了,印巴的分裂就是两种宗教文化分裂的当代例子。同种而至于此,文化认同比血缘更重要。 

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共识以成其秩序,这种共识就是独尊。至于这种共识具体人口比例得多少,不讨论。但在同样条件下文化认同度越高越稳定,这是肯定的。 

人类认知的主要脉络,就是拓展的新认知普及于大众,成为群体信仰/共识,人们依此生活,文化/信仰进入稳定期。进而认知再扩大、进而再通俗化,再进入稳定期的不断进化的过程。从一个稳定期到另一个稳定期过程中(变化期/思想混乱期),人们会有很多新的观念/要求,这主要表现在会有一个自由度的变化。得到了就怡然自足了,就进入了新稳定期。这个群体共识就是独尊。 

文政统一,是一个群体成熟的标志。文开其政以为时用,这个政治的合法性/原理是从文化来的。美国近代人文(科学)坐大,所以其政便依近代人文而建,政教分离,教不得干政。但其思想还是近代人文与神教共存。从这点讲,历史终结说就是个笑话和美好的梦想。(关于历史终结论另文评论) 


三:独尊和包容 

独尊和包容不矛盾。独尊是一定的,但在一种信仰/文化坐大时,才有可能包容其它文化/信仰,这是基本前提。美国也不例外。美国独尊近代人文/科学,但在近代人文处于绝对强势这个前提下,自然就包容了诸其它文化信仰。这个前提不能忘,没有一种基本共识凝聚群体,没有这个前提包容就无从谈起。历史上宗教审判血的事实在哪里,不必多讲。现实中的割礼/石刑还在发生。 

秦独尊法家,焚书坑儒,这是极端,但不能否认这对结束乱局,维护稳定是有效的。虽然有效性很短,之后不得不进行秦汉之变,也就是法儒转换。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汉只是官学不讲百家而已,民间是不怎么管的,更不至于焚坑。 

四:包容不等于混同,更不是无原则 

首先,包容是一种心态,是一种政策。但不是学理的混同。当然的历史长河中很多相近的学说相互融合了,便没单独存在的必要和可能了。但有几种主要学说之间,其理论原点就是矛盾的,更不用说其基本砂理和架构的矛盾了,这样的学说便绝无可能统一。比如有神论与无神论的矛盾、唯心与唯物的矛盾、儒佛道间的矛盾等等。即便是同样有神而渊源颇深的基教和伊教,想融合一下,这可能性有多大? 

包容也决不是非混同不可,任何学理也不敢坚持,做乡愿,其它学理就批评不得。不争论就不是学问了。真信的没有这个问题,关键是没有信仰(没意识到)的做学问就象煮菜一样,什么菜都能拌一起。 

另一个问题是:包容也不是无原则,任何群体必有其底线。美国也反邪教,也不是什么都容的。宗教的历史作用国人会有一个较理性的认知和评价,几千年传统在那里,国人多是无神论者,不必多说。宗教特指有神论的信仰。当然还有其它特征,但有神是最本质的。从信仰的角度说,任何信仰之外的信仰都是异端,这个异端也可以说成邪教。

 

宗教/信仰具有强烈的排它性,否则也就不成其为信仰了,这也是信仰的一个主要特征。什么是宗教,什么是邪教呢?这更多的是一个力量对比和现实考量的问题,很多宗教初期被定为邪教。近代人文为其划了一条界限:要劝善(近代人文基本认同的善,没有信仰者会认为其信者是恶),要有基本的人文精神,不得与以现代人文精神立的法相抵触等等。 

五,近代人文之未来 

近代人文还在不断发展,这正是其不系统、不成熟的必然。什么后现代主义,什么反智主义,性解放运动等等。有些人谈美国宗教多强大,信众占绝大多数,这真是肤浅之论。别的不用看,不用看其科学和近代人文发达程度,只看其性解放运动,看看美国人的性伙伴数据,就一切了然了。平时“胡来”,一调查就说信教,这也是人情之常。有斯民斯有其教,教还是那个教吗? 

现代人文会如何发展。人类在走过有神论、科学发达之后自然会转向人本身,这是自然而然的。西方学界也出现了新思潮,出现了以认识论、人性、人本及人的发展可能性为方向的学说。主要是人本学派。人性是什么?人的发展可能性是什么?人格如何才是健全的?等等,这正是儒学的内容。还有比圣贤更健全的人格吗?故现代人文必归于儒学,这是自然而然的。故曰,儒学是系统化之现代人文,现代人文是不系统化之儒学。当然这有个儒学清理和解说的问题,皇家、后学对原儒有太多的歪曲和篡改。这正是学者的责任所在。 

要之: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的共识以成其秩序。故一成熟之群体,不是要不要独尊的问题,而是独尊什么的问题。政治的合法来源于文化,来源于群体的共识,这就是民意。没有文化的政治不成其为政治,政治不可无根而发,必有其文化根本。空谈政治而没理论支持,这种困局分左右吗?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