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大罗天诗词
【大罗天】浅谈网络间的点评

 

引言:
       在谈之前,先交代一下:我是天马行空的探讨,想到那里,就谈到那里,一家之说,也可以说是经验之谈吧。

 

 

 

    关于网络间的评论,有很多评论者,他们喜欢一字一句的去挑毛病、挑骨头,说这里太俗,那里太虚浮;也有很多评论者,按照自己所想去看待一篇作品,说这个太直白,这个太老干。

 

 

 

点评,除了指出的确不符合近体诗要求的地方外,最主要的是品味诗歌的意境和味道,是否言之有物,一首诗,看的是整体,而不是一字一句去挑剔,就算是李白杜甫的,这样挑字,也过不了,要结合作者当时所想,所处时代。当今网络里的很多所谓的大师大神,根本就没有弄懂点评的真谛啊,个见。

 

 

 

其实,我所要说的是,对于那些评论者,我们应该在遵循约定俗成的前提下,用身心去感受作者内心世界的情感或者变化,而不要一味去挑剔、去指责。

 

 

 

为什么呢?诗无定法嘛,变才是硬道理,否则,我们真的很难超越那座红楼,那篇离骚,那部诗经。

 

 

 

以前,我曾经探讨过,说:“行家看诗,先看韵,再看律,再看声律、再看章法、再看意(句意)、再看练字、再看意境(整体意境)。

 

 

 

但是,我在后面一样添加了诗友种桃道人之说法,他说:“状熟烂之景,表平常之物,语不投奇,法不取巧,意不唯新,无色却可生花,无声又可裂竹,诗词最高之境界也”--对于这个看法,我也表示赞同,因为,大俗即大雅也。

 

 

 

有人就会问了,为什么呢?

 

 

 

因为,无色却可生花,无声又可裂竹,就像“床前明月光”、“大漠孤烟直”、“清寒随夜至,一卷对灯花”,用最平常的文字,表达最想要的意境,一言以敝之:曰,思无邪!

 

 

 

记得早在多年之前,我和我空间的一位挚友就诗词这方面深入的交流过意见。

 

 

 

他说:李白的《 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短短四句诗,写得清新朴素,明白如话。它的内容是单纯的,但同时却又是丰富的。它是容易理解的,却又是体味不尽的。

 

 

 

诗人所没有说的比他已经说出来的要多得多。它的构思是细致而深曲的,但却又是脱口吟成、浑然无迹的。

 

 

 

从这里,我们不难领会到李白绝句的“自然”、“无意于工而无不工”的妙境。它只是用叙述的语气,写远客思乡之情,然而它却意味深长,耐人寻绎,千百年来,如此广泛地吸引着读者。

 

 

 

又如《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是苏轼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词中采用白描手法,出语如话家常,却字字从肺腑镂出,自然而又深刻,平淡中寄寓着真淳。

 

 

 

这首词思致委婉,境界层出,情调凄凉哀婉,为脍炙人口的名作. “高深并不代表高雅,简单直白并不一定流俗”。挚友的这句话我表示赞同。

 

 

 

关于点评,  诗友们常常在一起(一个群或者平台里)切磋诗艺,常有人拿出自己的新作征求意见。

 

 

 

有的诗友高屋建瓴,言之有据,准确指明作品的优点与不足,令征求意见者心服口服,大有收获;有的诗友舍本逐末,言不及义,令征求意见者不知所云,不得要领。

 

 

 

后者,于是就出现了争论,出现了矛盾,出现了鄙视,出现了谩骂,出现了退出讨论之平台等等之现象。

 

 

 

这里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怎样才能正确地恰当地评价一首诗歌呢?怎么样?因此提出“四看”,供诗友们参考。

 

 

 

一看:   

 

      

 

诗歌有没有真切宜人的感情(感情即诗歌的主题)。因为抒情是诗歌的主要职责;没有抒发感情的“诗歌”,犹如纸花没生命,汽车没发动机。这里所说的感情,指的是那一些“喜”、“怒”、“哀”、“乐”、“惊”、“思”、“恐”,简而言之,或者“爱”或者“恨”。当然,这种“爱”或“恨”,应该是真切的宜人的,为大多数国民所能接受的。

 

 

 

二看:   

 

    

 

  诗歌有没有服务于抒情的形象(形象即诗歌的材料)。诗歌有了感情,还需要有载体――即服务于抒情的形象,才能将其成功地传递给读者。

 

 

 

这里做个类比:宇航员要想进入太空,必须要乘坐航天飞行器,否则不仅不能进入太空,还要被地球的大气层烧为灰烬。

 

 

 

这个类比是想说明,没有恰当的形象,就不能达到抒情的目的,也就没有真正的诗歌。

 

 

 

可以写入诗歌的形象多如繁星。应当选择什么样的形象入诗呢?答案是:最能抒发诗歌感情的形象。

 

 

 

所谓形象,镜像,景语是也,比如明月,灯花,修竹,鹧鸪,鹦鹉,杜鹃等等……

 

 

 

三看:   

 

     

 

诗歌的语言是否具有音乐美。散文可以不要求它的语言具有音乐美,但诗歌必须要求它的语言具有音乐美。因为散文像散步,不必要求他走路的姿势好看,步伐有节奏感;而诗歌像跳舞,必须讲究姿势优美,步伐有节奏感,因为它们是欣赏的首要对象。

 

 

 

按照上面所所说:诗歌的音乐美是由哪些因素组成的呢?

 

 

 

 一是节奏(包括字音平仄的交替出现),二是押韵。下面分别予以说明。

 

 

 

节奏,原指音乐中交替出现的有规律的强弱长短的现象,这里借指诗歌语句的有规律的停顿以及字音的平仄交替出现。节奏能产生美感,以满足读者的心理需求。

 

 

 

押韵问题现在有争论,有的喜欢平水韵,有的喜欢新韵(普通话四声韵);多数人赞成双轨制,即喜欢平水韵的用平水韵,喜欢新韵的用新韵(但两者不能混用)。

 

 

 

押韵,除了有强化诗歌的节奏感的作用,还有易记易唱凝聚诗歌意象的作用。作诗放弃押韵,犹如长跑运动员只用一只脚奔跑,鸿雁用一只翅膀飞翔。

 

 

 

四看:   

 

     

 

律绝词曲是否合乎格律要求。有的诗友在他的诗作上标明律诗、绝句或某某词牌、或某某曲牌(自度者除外),那就还要用律绝词曲的格律去要求它们。

 

 

 

比如,律诗除了平仄的要求,中间两联还必须讲究对仗。对仗应遵守“五项原则”:一是平仄相反,二是词性相同,三是结构相同,四是意义相关,五是字数相同。此外,忌合掌。

 

 

 

所谓合掌,就是上下联的内容相同,只是词语不同而已。有人戏谑为:土豆烧牛肉,牛肉烹洋芋。还有“正对为劣,反对为优”的讲究等。

 

 

 

所以,关于网络间的评论,我始终抱这样的态度:“我读诗词,宁愿一知半解,也不愿逐字逐句去猜测,只要读后能获得一份美好的意境与感受,明其意即可。

 

 

 

我不会用理论评论诗词文章,只会用感觉去欣赏,去理解;假如作者是个女子,则会用敏感女人心去替位设想,我一定可读懂另一位敏感女子所表达的心意吧。

 

 

 

最后,我要告诉那些网络间评论者,我们要去发现自己所评论作品的精彩句子,不要一味去挑剔,一味的去打击,对于不符合约定俗成的地方,委婉的指出来即可,否则会得到相反的效果;我们要鼓励为主,那样才能够提高网络学习古典文学的爱好者的兴趣。

 

 

 

总而言之:诗言志,词抒怀,写诗、写词绝对是内心真实的情感流淌,有感而发。真情发乎心为上,自然出韵致为佳,辞藻谋篇次;其他,一切都是神马与浮云哉。

 

 

 

结束语:

 

       

 

诗文里流淌的是一种情怀,读者其实是在读心,如果能与之心灵共鸣,这首诗再浅,也有其妙处,读出一份感动,评出愉悦,这是我读诗文的准则!!因为诗词素来讲求“境界”格式,但因其朦胧而多义的性质,往往使评论者无法确切地说出一首好诗的妙处,也无法详尽地描一首诗好在哪里,他们以为逐地推敲是对文字的考证,是对诗词样式遵化的一滴不漏。哈哈,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利波特。

 

(作者  至尊无名)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