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诗词赏析
缅北长歌(一)

 

1

 

 

 

战声四起。渐远,复渐近,

 

士兵须发根根断裂。

 

森林绿冠,在片片凋落,

 

萨尔温江呵恩梅开江,

 

恰若两柄铿锵的剑。

 

划过处,剖开克钦野人山,

 

穿透掸佤高原,

 

成为缅北万年流淌的血液。

 

 

 

真的——离开飞机的轰鸣,我真的听见,

 

战声四起。在我的周围,

 

有无数兔子般的身影。

 

黝黑,瘦削,坚韧,柔直如老藤,

 

搅合热带的雨、恒古的缅北、喧闹的金三角、清春的我,

 

就这么揉捏在了一起,

 

 

 

又这么割裂。我在其间,

 

我在其外——无论往哪一个方向转身,

 

都已不即不离。

 

 

 

 

 

2

 

 

 

从春城到瓦城,以一个打盹的速度即抵达,

 

三万英尺的空中,

 

没有遥想中的古道,没有巴乌声扬。

 

 

 

残阳如血,

 

金塔熠熠!

 

 

 

踏进缅北,

 

我未经战火的心,被猛烈撞击,

 

摇晃。那些吟啸、那些嘶吼、那些刀枪剑戟啊!

 

不绝于耳。以炮声连接,

 

以烈火连接,

 

如画缅北。

 

到处袅起滚滚狼烟,

 

无从飘散。

 

 

 

掸佤高原的绵绵森林,

 

也未将阳光捋得暗淡一些,不肯,

 

将金戈铁马声捋得温婉一些。

 

 

 

我在缅北森林小路行进,是如此踟蹰,

 

压抑而窒息。

 

阳光从高高的树叶缝隙透露出来,

 

依然有剑的凌厉,

 

一如我的信息感知。

 

 

 

我在想:这缅北的日月,

 

是怎样交换?

 

怎样更迭?

 

怎样在民族间的杀戮中呻吟、新生?

 

 

 

 

 

3

 

 

 

我在想:不列颠的罂粟花、倭人的枪炮声以及,

 

那么多没完没了的内战,

 

吞噬了多少性命、文明!

 

车轮每碾一圈,都有多少哭泣在无声无息回荡,

 

无泪啊!

 

 

 

还来不及分明——

 

是梦里,还是醒来的1989

 

炮声已远,

 

狼烟散尽,

 

已闻缅北欢歌。

 

 

 

已闻缅北笑。但今夜缅北无歌,

 

夜色下的清水河畔,

 

已渐离端坐。

 

不见酒肆喧嚣,恣意汪洋,

 

大道如满月。

 

独步果敢空街,我不在马背,

 

空落落,眼睛却是拥挤不堪。

 

 

 

是异地,还是归乡?

 

 

 

 

 

 

 

(待续..........)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