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诗词赏析
缅北长歌(二)

 

4

 

 

 

我想象中的归乡应有旌旗烈烈,

 

应有擂鼓、鸣金、斜刺万千大军疾风般而来。

 

枪戳刀满弓,

 

最后一点高光闪烁在箭簇,把江山引得激泠泠作响。

 

 

 

应有轻歌曼舞,红藕绿罗,

 

自坊间巷里溢出,些许的轻薄。

 

如柳眉淡淡一扫,即是流水成谣、烟云成空,

 

粉山黛水的果敢呵,终抵不过缅马铁蹄,

 

悉悉簌簌,皆无颜色。

 

 

 

落魄。当此际。我是最后醒来的游子,

 

衣着光鲜,在热闹而陌生的异地搜索记忆。

 


 

 

5

 

 

 

错过刀光剑影,错过祈平钟声。

 

我从缅北的历史记忆中走来,在缅北的现实中飘过。

 

短短的,我从一个特区走到另一个特区,没有停留,

 

仿佛一段历史——或者一次人生,

 

还没来得及分清:箭镞,或是和平。

 

就在人嘶马叫中走了过去,不著痕迹。

 

 

 

缅北,袖珍版的缅甸,

 

战争、和平交织上演。

 

如同缅甸气候,只有旱季雨季交替,

 

无从春夏秋冬。

 

 

 

谁在其间稍作停留,

 

谁就是缅北主人。

 

 

 

 

 

6

 

 

 

飘停此地,无归乡。

 

我的异地感将我抽离、又迅速融解。

 

在邦康的鸡肉烂饭异香里,在勐拉的米干香辣里,

 

读懂了主人的性情,

 

读不懂主人的胸怀。

 

我是时间遗留于此的胃,还未精致品尝,

 

即被下一次时间无情带走。

 

 

 

习惯了华夏的地域广阔,纵横捭阖,

 

缅北的狭小,逼仄得透不过气来。

 

索性着了民族战袍,匹马度了公明山,

 

在冷月的夜,引一吼狼的凄厉,

 

震彻山谷。

 

 

 

 

 

7

 

 

 

梦回萨尔温江,梦游恩梅开江,

 

我的想象无法回避。

 

战鼓,

 

厮杀,

 

血。

 

 

 

我的根须在这里,

 

我的使命在这里。

 

我的梦,我的血,我的多情与无情,

 

都在这里。

 

 

 

立马横刀——我的永恒图腾,在这里,

 

以永不言败的姿态,

 

我来。

 

 

 

 

 

8

 

 

 

自烟雨江南而来,

 

自白山黑水而来,

 

自大漠孤烟、战蹄滚滚而来。

 

 

 

我在热血奔涌里感觉我的真实,

 

在战火里浸泡、百转前徊我的根须。

 

将在这里,

 

肆意丰满。

 

 

 

欲战。纵横万千里,

 

以士兵的盔甲,

 

以嘶吼的战语,

 

以马踏的急风,无边的疆域。

 

以莽山碧天、夜夜心,边关月明啊!

 

载同胞声声、锦罗绸缎,

 

洒尽缅北。

 

 

 

 

 

9

 

 

 

敌军围困万千重,

 

太平江畔炮声隆。

 

六千夜宿醉换不来和平长歌,

 

如潮难民摧了我心肝啊!

 

索性披了战衣、领了氅,

 

纵身入了缅北的火炉。

 

或仙,

 

或鬼。

 

 

 

都轮回在这无止境的战乱中,

 

瞬生瞬灭,息滚滚狼烟,绽青青的荷。

 

 

 

你在此端,

 

我在彼岸。

 

 

 

 

 

 

 

(待续.......)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