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诗词赏析
缅北长歌(三)

 

10

 

 

 

此刻,我泪流满面,

 

战袍褴褛。

 

将我这一身臭皮囊随了风随了云罢,

 

我的缅北,在三千尺的地底下我们相逢。

 

 

 

且醉饮三百杯!

 

痴醉、张狂,

 

所有的灯火都将熄灭。

 

只有你和我的眼睛,发着光,

 

彼此温暖,相拥无言。

 

 

 

在灰烬中我们静听和平钟声,

 

那是关于来世的预言,

 

一个用无数你我生命换来的预言。

 

 

 

 

 

11

 

 

 

无法识别的路途和容颜,

 

忽然发觉空气是如此厚重而阴霾。

 

缅北缅北,

 

你的不死鸟。

 

你的龙喧马嘶,

 

你的欢乐木鼓都在此刻复活,

 

以我的死亡为明证。

 

 

 

以我的醉舞、我的狼嚎,

 

替你退了缅蛮,

 

渡了西海,

 

来,来,来,将日光洒满缅北山河!

 


 

 

 

 

 

 

12

 

 

 

我已无法分清怒江与萨尔温江,

 

澜沧江与湄公河,

 

他们相同的血液里究竟有何区别?

 

为何会有不同的名字,

 

区别如倏然闪出的两尊门神。

 

关烽烟于塞外,

 

关我的精魂于园外。

 

 

 

真的我已泪流满面啊!

 

我的缅北,在九州的版图里竟没有你的影子。

 

我的匹马单刀,

 

我的独角戏——在旷野中悲凉啸叫。

 

 

 

 

 

13

 

 

 

但我不在戏里。不在园里,

 

不在任何人的剧情里。

 

长长的一溜蔓藤,

 

碎碎的我的倒影。

 

忽然想象六月的虾兵,手持万丈长缨,

 

破水而出,缚了鲲鹏,圆了我的梦想。

 

 

 

或是砸伤这缅北雨季的长雨呵!

 

这一江的歌舞升平,

 

——须狠狠的痛,重重的伤,方可掠动和谐的旗角,

 

与长啸。

 

 

 

(完)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