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文化沙龙
法家起源与分支

【活跃】晋观


其实先秦法家本身就分两条路线:一条是晋魏系,另一条是郑韩系。

 

申不害与韩非子是法家郑韩系的代表,他们的特点是重权术,像《韩非子》中有大量对权术的具体运用操作细则。

 

郑韩系,我认为鼻祖可以追溯到春秋晚期的郑子产。我一直认为郑子产铸鼎,是礼法相分的标志性事件。
 

其实西周的礼并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礼仪道德,而是一种宗法。

 

但与法的区别在于:礼是基于血缘宗亲关系的熟人法,而法是适用于社会各阶层的生人法。

 

周礼是用来调节宗族内部关系的规则,所有有“礼不下庶民”的说法。对不是宗亲的外人,就不适用礼法。

 

而后起的法的作用对象,为国境内有无血缘关系的各色人等.相比于礼、法的适用人群是全覆盖,所以我称法为“生人法”。

 

郑子产当时铸鼎把律条公之于众,本身就是开创了“生人法”,所以我认为郑子产才是中国法家的鼻祖。
 

那么,为什么是郑国开这风气之先呢?这个郑国的商业文化是一脉相承的。

 

在整个春秋时期,郑国是商业化最发达的国度。当初郑武公立国的时候就与本地商人约定了盟约,互相尊重对方利益。

 

纵观郑国在整个春秋中的表现,也是最会投机钻营、外交谈判也是最游刃有余的,很有商人治国的风采,比较有名的商人有弦高退秦师。

 

到了战国,郑国被韩国吞并、但在文化上其实是作为野蛮人的韩国被郑国同化。因此韩国法家人物申不害,与韩非子也同样如商人一般精于计算。

 

著名的“郑国渠”,本来是韩国脑洞大开的疲秦之计。能想出这种经济战的,也只能是有深厚商业底蕴的韩国人能想得出了。
 

所以法家中的郑韩系,本身是商业文化的产物。

 

另一条是晋魏系,代表人物李悝商鞅,但向上追溯可以到晋国的大夫们,比如叔向等。

 


与郑国不同,晋国没有商业文化的优势,所以晋国是重农主义。整个春秋里,晋国是对土地最贪婪的国家。

 

在《左传》中就提过一个案例:当时晋国有手工产品与戎狄交换土地,不少晋国人士觉得这样输出高科技产品亏了,但有个大夫反对。

 

好像是魏氏的,他认为:商品换出去还能再生产,土地要是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所以他主张应该鼓励这种贸易,以此让晋国尽可能多的开疆拓土。

 

他的建议得到了晋国国君的认可,而后来晋国也确实是通过这方式,不断对北方戎狄进行蚕食的。

 

李悝商鞅时代,魏国的都邑还在汾河流域的安邑、是晋国文化的核心。所以他们依然秉承晋国的重农主义传统,重土地、重耕战。

 

比如商鞅到秦国一个重要措施,就是鼓励三晋移民来秦国耕种,其实当年晋国就这么做过。

 

晋国从晋献公开始就不断收容被秦国赶出的戎人来拓荒自己的山野,这在《左传》中就有,著名的陆浑戎就是这么被安排到洛阳周边的山区去的。

 

相比于郑韩系法家、晋魏系就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权术斗争。往往更注重实打实的实力比拼,所以晋魏系法家崇尚强国固本、对权术斗争的技术问题没多大兴趣。

 

秦国其实是晋魏系法家的继承人,本质上是晋文化的衍生。虽然秦始皇本人对韩非很看重、但秦国的本质还是晋魏系、而非郑韩系。

 

商鞅把从魏国那套都移植到了秦国。
 

【管理员】分水岭
商君的法,注重制度本身。申不害的法也不全是权术,权术只是君主驾驭臣子的办法,属于技术,申不害的法重点是吏治。

 

【活跃】晋观

这是相对而言,郑韩系法家比晋魏系更注重权术研究。


【管理员】分水岭
慎到的法则注重君主的权力,这是法的基础。

 

【活跃】晋观
春秋时代,郑国就是最会玩外交的国家,和现在英国有的一比。
 

【管理员】分水岭

韩非子把三人结合,理顺了权力的来源,制度的根本,吏治,这成为后世历代王朝无不推崇的政治框架基础。

 

说到法家就想到权术,确实是一个常见的问题,不过晋观兄这个提法还是有启发性。


【活跃】晋观

东方的重商主义国度郑出了韩非子,西方的重商主义国度佛罗伦萨出了个权术大师,这两者间有其必然性。马基雅维利。

 

所以法家内部也不是一条路线,就像道家里老庄间的差异也不小。
 

【传说】丁国岭

韩非子把三人结合,理顺了权力的来源,制度的根本,吏治。
-----把荀子 止于圣王 的思想化成了真实可行的社会运行机制。

 

【活跃】晋观

另外,著名历史学家何炳棣认为,墨家对秦国的影响其实很大,在秦献公时代就有大量墨家进入秦国、改变了秦国的治理机构。

 

【管理员】分水岭
韩非以前实际上不认为商鞅、慎到、申不害是一家的。

 

【活跃】晋观

法家内部间,两条路线的差别还确实是不小的。
 

【管理员】分水岭
不是说秦国用法家就只有法家,以法家为主而已。非常大,互相认为对方是逗逼。

 

【活跃】晋观
按何炳棣的研究来看,商鞅变法的成功,与秦献公时代大量墨家进入秦国中下层官僚系统有关。

 

【管理员】分水岭

秦国和商鞅变法对中国历史非常重要,传统中国的法制内核就是那时候定下的。
比如耕战为本,比如重农抑商,比如法不阿贵。

 

这些奠定了后世中国千年基业,无论外衣是儒家还是道家,这个骨架始终没有变。

 

【管理员】

其实我觉得,法家中,三晋法家(包括秦)比较纯粹,齐法家比较杂糅.

 

齐法家还真得追溯到管子。管仲那时候在齐国搞过改革,不过与商鞅是两回事。是加强宗法,发展商业。

 

加强宗法的表现,就是他划分国家为二十多个士乡,六个工商之乡。这种乡,其实是乡遂制度的乡,乡人即国人。

 

士乡是军民合一的,实际就是齐国的三军。齐君一军,高氏国氏各一军。士乡平时种地,战时打仗,国君没事就在这里推行宗法教育。

 

而且士与工商是不能迁业的,也就是如果是商人的一直是商人,如果是士就一直是士。

 

【管理员】分水岭
有籍吗?这个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管理员】云过无痕

至少西周就有,周宣王曾经料民于太原。

 

【管理员】分水岭
其实据说百姓就是百工。


【管理员】云过无痕
如果没有户籍,他怎么料民?
 

【管理员】分水岭
但不知道这个说法是否有依据?
 

【管理员】云过无痕

这里的百工不是工匠,是百官的意思。
 

【管理员】分水岭

但整个古代史确实处处可见户籍制度。嗯,比如商人的祖先是搞商业的,官职就是负责金融和商业的。

 

【管理员】云过无痕
当时贵族才有姓,百姓。贵族如在王朝,则都职守一般都时代相传,世卿世禄。

 

 【吐槽】徐爱国

何谓料民?
 

【管理员】云过无痕
具体看国语、周语,不外乎是拿着户籍普查人口。

 

管仲的改革短时间之内,确实使齐国实力大增,齐桓公因此称霸。但是之后,齐国貌似就没啥大的变革。

 

一个是田氏代齐的时候改革度量衡,一个是齐威王时邹忌整顿吏治。

 

从齐国的制度看,他确实与战国的诸国不同。人家都搞郡县,他搞的是都鄙。


我很怀疑齐国改革的并不彻底,西周的国野制、宗法制在齐国还很有市场,因此齐国与三晋不同。

 

三晋的区别,晋观老师说的挺好。齐国从管子来看,法术势教全沾。但是对法术等的研究,又没有三晋那样推演到极致。

 

当然最终这些在韩非子那里,都到了融会贯通,构成了抱法处势用术的体系。

 

另外说个题外话,补充一下。

 

三家分晋,都曾经改革过亩制。这个在银雀山汉简、孙子兵法、吴问里提到过。

 

知氏以一百八十步为亩,韩魏以二百步为亩。赵氏比韩魏的更大一些,而税是一样多的。 

 

因此三家,相比知氏、范氏、中行氏更能收揽人心。三家分晋之后,秦国商鞅继承的就是这种大亩制。
 

【管理员】分水岭

我看历代单位变化都是越来越小,古人很坏啊。

 

【管理员】云过无痕

为田开阡陌封疆,不仅是承认人们土地占用的既定事实,同时也是推行大亩制,减轻人们的负担。
 

【管理员】分水岭

秦国五代之乱,再加上和晋魏,常年撕,人口损耗很大。


【管理员】云过无痕

在变法过程中,秦人是受到了切实的好处的。因此,商鞅之法行之十年,秦民大悦。
 

【管理员】分水岭

是滴,这里有个通常的误解,因为秦始皇的激进和二世的乱搞,很多人误以为商君之法就是残暴苛刻。

 

其实在此之前,秦人是很欢迎这个变法的,否则老世族早就翻天了。虽然说秦国世族力量弱,但好歹也是有的。

 

【活跃】落寞书生

为何商鞅变法在秦可延续,而东方六国变法却不行?
 

【管理员】云过无痕
 不仅是变法的事
 

【管理员】分水岭
商君之法不能赢得大批支持者是推行不下去的,至少慧王的时候就是一个废除的好时机。
 

【管理员】云过无痕

秦能统一六国,是一个族群几百年抓住机遇奋斗的结果。商鞅变法是为秦国强大打了一个基础,倾国还需要明君能臣一代代的努力。

 

比如开发关中,比如司马错张仪灭巴蜀,李冰修都江堰水利工程,这是物质基础。


比如范雎,制定了远交近攻的正确策略,到了李斯手里,已经变成了一套非常详细的可操作的手段。

 

先重金贿赂,贿赂不成就刺杀,然后大军过去灭国。
 

【管理员】分水岭

短的只是秦帝国,实际上秦的国祚很长。秦王国比赵魏韩古老的多,另外就是,孝公以后秦国的国力是持续上升的,虽然跌遭大变,但始终没有动摇他这个持续上升的势头。


【管理员】云过无痕

秦是东周的开国诸侯。
 

【管理员】分水岭

而其余列国,哪怕是宋都曾经一时强盛,但不能持续,这就是制度的力量。
 

【冒泡】踏山之石
早期的朝代,夏商周,都比较长。后来的短了,有个二三百年就是享福。
 

【管理员】云过无痕
秦地缘因素也不错,淆山、函谷关。


【管理员】分水岭

夏商周都是部族王国王天下,不是那种集中统一的帝国。这些部族的产生是血亲关系的,极其稳固,实际上你理解为一个大家族也无不妥。


夏商周虽然王天下,但他们自己不直接统治诸侯,他们自己的部族国家也就是扩大一点地方而已,权力结构还是自己的家族。

 

因此极其稳固,所以国祚长达千年而不是几百年。比如商人从契开始算1000多年,到宋被灭。

 

【管理员】云过无痕

就算他们不是这个王国的君主,他们依然是部族的首领,比如夏朝太康失国。


【管理员】分水岭
比如周人,从稷开始算,也是1000多年,注意周人称为后稷,后是王的意思。


【管理员】云过无痕
已经不再是夏朝的元首,但是夏人依然跟着他们。
 

【管理员】分水岭

所以你真要算他们的国祚的话,长的丧病。


【管理员】云过无痕
少康还有同姓支持。


【管理员】分水岭

比如齐国,你从太公算,太短了,人家是姜姓大族,可以从炎帝算。


【管理员】云过无痕
哪怕一直到周朝,还有杞国坚挺,至少是1000多年了。
 

【管理员】分水岭
是啊,上古中国本质上是血缘部落的各种组合。从部落联盟,到联邦,到秦始皇才最终完成帝国,也打破了这个血缘家族的部落王国制度,所以秦帝国以后再无古国。

 

【管理员】云过无痕
其实后来具体到地方县以下,还是讲血缘的。


【管理员】分水岭

后世的帝国不再是血缘王国,他们的高级官员都是全国选拔的,内部各个族群高度融合也高度冲突,所以国祚大为缩短。

 

国家大了,内部因素复杂了,问题累积的速度加快了,内部的凝聚力却没有血缘家族那么强大了。


【管理员】云过无痕
但是政治制度上还是以地域关系为主。
 

【管理员】分水岭
嗯,但这影响不了国家大势。

 

【管理员】云过无痕
其实西周国野制里,遂人就是以地域关系为主了,不过遂人政治地位不高。

 

到了战国,特别是商鞅强制分家。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

 

秦晖的《传统十论》,根据走马楼吴简还有敦煌卷子,发现古代王朝权力比较集中的地区,几世同堂不说没有,一个村最大的姓占不了村人口的一半。

 

老秦人一般是聚族而居的,而三晋移民等,肯定是朝廷安排。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时间  2017.1.7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